三線學兵連

 找回密碼
 新用戶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查看: 6362|回復: 27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馬 欄 印 象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1#
發表于 2018-5-28 13:23:31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本帖最后由 霍紹武 于 2018-5-28 14:50 編輯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文 / 紹武

  馬欄是旬邑縣離縣城最遠的一個鄉鎮,轄區溝豁縱橫、林木茂盛,有黃土高塬小秦嶺之稱。他北接甘肅寧縣,東連陜北黃陵,全鄉鎮僅有的三千多人口,分布在幾十平方公里的溝溝峁卯上。
  解放前,這里是著名的陜甘寧邊區關中分區的駐地,在這荒郊野洼里,曾經養育著上千名革命先輩,他們為中國革命做出過重大貢獻,是一個值得讓人銘記的圣地。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就是這里的掌門人。著名的【紅二十六軍】就常年駐扎在這里,那時的馬欄是邊區的最前沿,是真正的紅白交界,縣城以南是國民黨統治的白區,縣城以北是共產黨統治的紅區。城南的百姓供養著國軍,城北的百姓則供養是共軍,以至于解放后,城北的百姓優撫對象多,城南的百姓受管制的多。
  我是1973年從三線回來分配在旬邑工作的,所在的城關公社和馬欄公社,又 同在一條川道,不同的是,我們公社靠近縣城,可耕種的土地多,馬欄公社遠在深山,可砍伐的林木多,由于山高路遠,人煙稀少,縣里的干部提起馬欄都是談龍變色,不是因為哪里條件艱苦,而是政治待遇太低,一般派到哪里工作的干部,都有發配之嫌,加之全省最大的勞改農場就在馬欄,讓人不寒而顫,尤其是順溝而上,滿溝都是犯人,置身其中,猶如溶入勞改大軍一般。
  我們公社的知青點有很多馬欄勞改農場的子弟,他們的童年都是在吆喝犯人的聲音中長大的,提起馬欄農場他們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,在他們眼里,犯人就是他們的衣食父母,一年四季,不等天明,犯人就將煮好的奶,炕好的摸,一家一家的擺在屋外的窗臺,各色蔬菜一家一份,冬天,每個管教干部的家,不管白天黑夜,犯人把土炕燒得絕對是溫溫呼呼,誰家有個啥事一呼啦三捶兩棒子就搞定。雖然他們過著少爺般的生活,但常年在那與世隔絕的環境,并不是他們想要的日子,
  馬欄勞改農場轄區幾十里長,站與站之間都是望不到盡頭的莊稼,隨便藏個人,猶如大海撈針,好在,那時社會相對穩定,管理手段也相對簡單,為防脫逃,農場給犯人穿的都是陰陽服,一半紅色一半毛藍,對那些不安分的重點監控對象,連頭發都是陰陽的。在就是,那時群眾覺悟還算高,你就是逃過了監獄,也逃不過老百姓的眼睛,如果放到現在,你就是整個山上裝上電網,也是不可想象的。
  我那時年齡不過二十一歲,和公社知青不差上下,在他們眼里,我不只是干部,而是大城市見過世面的人,他們對我甚是熱情,我畢竟比他們早步入社會幾年,對事物的認知還算成熟,時間不長,我們就成了無話不說的朋友,我最喜歡聽他們講勞改農場的事情,尤其是有關勞改犯人稀奇古怪的事,每個犯人背后都有一個刻骨銘心的經歷,讓人備受感悟。
  實話說,那時馬欄農場的犯人還是比較寬松,置身于陽光明媚,滿目的青山綠水,也沒有工作定額,雨天既是星期天,按季節種,按季節收即可,比起其它封閉式監獄不知要好多少倍,農場知青私下給我說,如果我有熟人在馬欄勞改,盡管說,他們的父輩定會關照,如果是關系近的,讓上山放養去,幾乎沒人管,通常幾個犯人住在山上,吃在山上,天天有羊奶喝,山上的羊一年下很多羔子,也沒個詳細數字,還能偷著吃肉,來探監的,在近處挖個洞,想啥時走,啥時走。如果一般關系的,就讓吆個馬車,或當個伙夫,可惜,我所熟悉的都是些遵紀守法的良民。但人家的情意我還是要領的。
  特別要說的是,馬欄也是我的父親曾經生活和戰斗過的地方,一九三八年父親從‘陜北公學’畢業后就分配到‘關中分區財政部’工作,也算是點亮中華的一個拾柴人,那時,整個分區沒有幾個識文斷字的人,父親因為讀過幾年私孰,所以也就成了分區有名的‘秀才’,每天寫寫算算,忙的像機器人似的,不但為財政部起草文書,還的為其它部門抄抄寫寫,經常是起三更睡半夜,父親說;他所在的財政部就在現在馬欄鎮半坡上,已建成紀念館的那一排窯洞,非常艱苦,冬天冷的要命,尤其是后半夜就像掉進冰窟窿一般,哈氣成霜,為了趕材料,他只能桌底放一盆木炭火,椅子后面放一盆木炭火,就那樣,手還是凍得不聽使喚,想起我在旬邑時,和父親同樣二十出頭,同在一個川道,卻比父親幸福很多很多,感慨過后,留下的,就是對父親那一輩人的敬佩和自豪,
  還聽父親說;習仲勛很有眼光,在革命斗爭那么復雜的情況下,把政權放在了馬欄,這里四面環山,易守難攻,川道有幾十里的可耕土地,糧食自給有余,頓頓白米細面,紅二十六軍,是整個紅軍隊伍中生活最好的隊伍,從來不缺吃喝,父親寫材料熬夜時,一過半夜,勤務就送加班飯了,比在延安強多了。難怪全國解放后,國家把這塊風水寶地劃給了‘馬欄監獄’,讓人匪夷所思的是,‘這塊點亮中國革命的地方,現在變成了改造罪犯的監獄’,這歷史真會給人開玩笑。
  我在城關公社的趙家洞大隊蹲點兩年,于馬欄這個點亮中華的地方,同在一個川道,馬欄在上游,我在下游,走近路不過二十余里,雖然相隔不遠,但,望著那重重疊疊的山嶺,及縱橫交錯的稍林,還是望而卻步。父親生前曾多次向我問起有關馬欄的近況,我卻無言相對,甚是慚愧,【馬欄啊,馬欄】你始終是我一個揮之不去的夢。
      九零年,咸陽的石油第三普查大隊的勘探費用超支,我那時是一名撥款員,要在年終決算報告中向國家說明原因,三普大隊陪我去井口核算成本,那是我離開旬邑十二年后,第一次到馬欄,驅車北上,經口鎮,過淳化,到了旬邑縣城連飯也沒顧上吃,直撲馬欄,盡管入秋,還是滿山翠綠,層林盡染,真是白云山間過,青煙腳底升,一派詩情畫意。
       通往馬欄的埡口,是甘肅的一家林場,也就幾排房子,幾十號人,沒想到這里竟是陜甘兩省的交界,梁子以北是甘肅,梁子以南是陜西,讓人吃驚的是,這里的職工,大部分都是來自離這里一千多公里外的蘭州市。還有兩個被招工的蘭州知青,可想當年的就業之難。林場后面有一條深溝,溝的對面遠遠望去有一排整整齊齊的窯洞,很是滄桑,再仔細看窯洞周圍有水泥柱子和鐵絲網,看來是封閉著,林場的人說,那是過去紅二十六軍的一個軍營,給人第一的感覺‘甘肅對歷史還是重視的,’也許有父親情節的源故,我不顧同行意愿,執意翻溝而過,目睹和感受著父輩們的風霜血雨,盡管窯洞悲涼滄桑,但,傳遞給我們的是一種力量,是一種信仰,窯洞內都是清一色的大通炕,大通炕下是一個個燒炕用的炕洞,黑跡班班,炕洞里的柴灰歷歷在目,連通大通炕的墻上印記著一砣砣油跡,那油跡是最原始的見證,他滲透著紅軍戰士為國家的奉獻,留存著前輩們的體溫,讓人不由的起敬。我在這片滿目滄桑的土地上凝視很久,仿佛看到有一群有志青年,在呼嘯的山風中,離鄉別井,冒著流血犧牲的危險,用自己單薄的身軀,還在堅信著什么。
  我時常想,江山是他們這一輩打下的,不知現在坐江山的人,你們在享受權利的同時,是否還能不能想起他們。
      從埡口往下三四里坡路就是馬欄,居高臨下,馬欄像是一個小盆地,四面環山,少女一般的寧靜,盆地大部分都被鵝暖石覆蓋著,緊靠馬欄鎮的半坡上,有一排整齊的窯洞,在這片荒涼的河灘上,顯的特別耀眼,我猜想,這大概就是父親曾經住過的地方。也許陜西的歷史太悠久,或經濟欠發達,所以在這方面重視不夠,眼前的窯洞破爛不堪,窯面雜草叢生,門窗早就不知被什么人當材燒了,窯內的土炕早已蕩然無存,據說是被當地人積肥上到地里打莊稼了,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,窯洞前的院落竟被當做耕地種上了莊稼。遠遠望去,就像一排被土埋了半截的狗窩。河灘中間有一棟孤零零的房子,被路邊的塵土籠罩著,灰頭灰臉的,像一座孤廟一般,離房子不遠的地方,有一條小河,雖不大,水特別的清亮,隨便搬起一塊石頭就能看見很多螃蟹,那種小草魚成群結隊,在水面上泛起一團團波紋,讓人感覺到了原始。
  河上有座石頭箍起的橋,據說是紅軍當年修的,至今穩穩當當,順橋而過就算到了馬欄鎮了,該鎮實在是小的可憐,一條不足百米的砂石路,坑坑洼洼,冷清的讓人穹吸,除了公社機關的小院外,再就是一個糧庫,一個郵電所,一個供銷社,展眼望去滿街道不見一個人。我們就像來到了一個廢棄是城池。
  三普的勘探隊在供銷社租了三間房子,雖然簡陋,但是對野外隊來說已經是很好的條件了,隊長見了我們,趕緊派人進山收雞,收蛋,很是熱情,我們開了個座談會,查看了幾本帳,去看了看鉆井現場,,真正體驗到了什么是‘風餐露宿’,雖然工資高,感覺都是用人肉堆積起來的,
  經了解情況還算正常,三普大隊的一名副大隊長,被聘到旬陽縣當了科技副縣長,聘期兩年,隊長利用企業自身的優勢,將單純的勘探,變成了‘以勘代鉆’,在取得地質數據后,只要發現油層就繼續鉆,打出油為止,就算是打草魯兔子,為老區人民做些貢獻,并不存在其他問題。說來也巧,在馬欄河灘竟意外的碰見了當地的‘文經理’,他原來是縣建筑公司的經理,在咸陽施工時我們打過交道,也算是一見如故,他說;他調到了縣石油公司,主要管理馬欄的這幾口油井。
2#
 樓主| 發表于 2018-5-28 13:23:32 | 只看該作者
本帖最后由 霍紹武 于 2018-5-28 14:44 編輯

  旬邑地下也有油,這是讓人想不到的事,我們饒有情趣的參觀了他的油井,其實這所謂的油井,實在是簡陋的不能再簡陋了,幾個最小號的磕頭機,加上幾個用鋼板焊起的箱子就是全部家當,磕頭機點一下頭。嘀嘀噠噠出一點油,像小孩尿尿一般,接不了一茶缸,讓人看著都著急,文經理說;‘別小看這幾個油井,一天一夜,就是三,兩噸油,一噸油井口價是1600元,一個月凈收入就是十幾萬,一年就是一百多萬,這在全縣的縣辦企業中,算是最賺錢的公司了。’隨行的三普技術員說;‘馬欄這一區域是貧油區,有油也是雞窩油,就像一口鍋,鉆到鍋中間油就旺,也好抽,鉆到鍋沿沿上,就不好抽。他說,現在的專家說的都不準,鉆出油了,那理論一套又一套,拿現成的理論布的井位,打出的干窟窿,又誰都說不清。地質這方面還是外國的專家厲害。
  馬欄勞改農場的總部就在轉角村,離馬欄公社十幾里路,隊長安排我們住宿在旬邑縣城,但我想看看曾經熟悉的知青朋友,他們童年生活的地方,最后決定經勞改農場,從銅川返回,趁天還早,我們沿著坑坑洼洼的泥土路進了馬欄后溝,展眼望去溝很寬,土地是一馬平川,種的莊稼讓人看不到盡頭,難怪紅軍常年駐扎在這里,而且是兵強馬壯。
  還沒有走七,八里路,就看見路邊有幾棟土胚房子,周圍有許多青壯年出出進進,從服裝上看,不用說都是服刑人員,再往前走,就看到上百個青壯年在砍玉米桿,場面十分壯觀,只見玉米桿成排成排的倒下,像蝗蟲蠶食一般,我們觀察了好一陣,也沒發現一個拿搶的警衛,只有一個穿藍制服的人用四川話在說著什么。看來,那時的階級矛盾還不深,社會換算穩定,膽敢放到現在,那是不可想象的。
  農場的總部實際上也就是幾排青磚房子,設在一個丁字路口的半坡上,除了有幾個賣山貨的老百姓,再無他人,路的下面有一個高墻下的四合院,這可能就是關押重刑人員的地方,犯人沒收工,院子里靜悄悄的,趁天沒黑我們驅車到溝里轉轉,山很綠,川很寬,莊稼茂盛,對于久居城市的人來說,這里很美很美,令人想不到的是,有一個場站竟沒有圍墻,上百人的監舍是用鐵絲網圍著,犯人們提著飯桶,飯盆排隊打飯,有的人還敲著飯盆一臉的喜慶,一個穿著警服的管教正推著車子往外走,看時間應該是下班時間,說實話,那個年代服刑人員在社會上生存空間十分有限,一旦脫逃,僅糧票一關就能困死人。
  第二天起床,洗臉要到招待所后院打水,沒想到也是個監舍,幾個‘監獄重地’的白底黑字頗有威嚴,值班室一個警察正抱著娃在看電視,鐵門半開著。我這人由于職業習慣,向來膽正,也沒打招呼端直邁進了監獄,監區不大,都是土胚墻,一看就是五十年代的東西,座南朝北三棟,座西朝東一棟,不但門是木頭的,窗子連個鋼筋棍都沒有,還不如我們的家屬樓安全。有兩棟監舍鐵鎖銹跡斑斑,看樣子很久沒人住了,剩余兩棟大概住了四五十人,監舍比教室還大,睡得是用土胚磊的墩子,上面架的木板,雖然也算是大通鋪,但,中間還留了幾個過道,床上都是自家帶來的被褥,五顏六色的,根本不是現在電視里整齊如一的情景,
  旬邑這冬天我可是領教過,火炕到半夜還要填一把材才能睡到天亮,不知犯人們睡床板如何過冬,看他們靜坐在床邊像是等著開飯,我開口問他們;咋沒有個爐子冬天冷不,他們低頭不語,沒人給我打腔,但是,我知道,這人啊,‘此一時,彼一時’想起我們在三線時,也睡得大通鋪,大雪天半夜下班回來,一盆溫水,脫光衣服在房檐下猛洗,日子照樣挺過來了,看著室外的工具,我猜他們是搞修理的,就自找話問;‘你們這補車輪胎不,這一問監舍立馬有了氣氛,幾個人爭著說,’沒問題,一個年長一點的提示,你給管教說一下,我們保證給你補得好好的,我問他們;‘平常有沒有娛樂活動,他們說‘有一副牌,可以輪著‘爭上游’。順著他們的眼光,我看見屋的角落有一個小方桌,四個馬架,小方桌上放著一副已經磨看不清本色的撲克牌,很是凄涼,人,不能有太多的欲望,欲望多了就容易犯傻,看著他們這一張張年輕的臉,但愿社會能寬容這些一念之差犯傻的孩子。
  2017年,我的三線戰友王學禮,呼吸不暢,行動困難,一年住了三次醫院,發病時氣憋的青筋直暴,一年四季不能平躺,經醫院診斷為‘原發性塵肺病’所謂原發性,就是年輕時過多的接觸了粉塵,這都是三線打山洞留下的后遺癥。這種病不可逆轉,沒有治愈的機會,家人為了減少他的痛苦,花了近萬元,連續給他買了兩臺呼吸機,但收效甚微。
  無奈的是,他們兩口子同在一個十幾年前就破產的企業,辛辛苦苦的從牙縫里攢了幾個錢,都眼睜睜的送給了醫院,僅2017年,自費這一塊就是三,四萬,他老伴抹著眼淚說;人家煤礦的人,每月工資一萬多,人家知道是拿命換錢,得了矽肺病,算是自認倒霉,而去三線每月拿國家28塊錢,得了這要命的病,有淚卻只能往肚子里咽。看著他每天痛苦的樣子,家里人督促他多到山區去吸氧洗肺。同是三線戰友的陳志乾他有臺車,就承擔了這項任務,那一天他打電話問我,哪里有樹多空氣好的地方,我第一就想起了‘馬欄’,那里山高林密有黃土高原‘小秦嶺’之稱。
  我們沒有上高速,穿過黃土高原直接從旬邑的石門山進入馬欄,自從上次去馬欄已有二十多個年頭了,再次上路,已是另一番感受,時代在變,一切都在變,車像漂浮在綠色的海洋,往日蒼涼的黃土高原,已變成了花的世界,各種果林一片連著一片,金黃色的柿子,紅彤彤的蘋果,如銀杏般的核桃,占據了整個塬面,更讓人感慨的是,村村通公路把整個旬邑連成了一片,出腿兩腳泥的時代已一去不復返,村民們告別了往日的‘地坑窯’和窯洞,住進了樓板房,世世代代靠吃窖水和澇池的村落,竟然把本縣七里川水庫的水,引進了千家萬戶。
  想起了我曾蹲過點的一個村子,房東每天給我打一盆洗臉水,我用完,房東舍不得倒,接著用來洗鍋,洗完鍋再喂牲口。村里有一戶富裕人家,先輩在自家打了一口井,據說十幾丈深,我試著攪了一桶,老天爺,足足用了十七,八分鐘,而且還是半桶,現在想起來真是感慨萬千。
  進了‘黑牛窩’巖洞,就算進入了馬欄,眼前的一切已經讓我找不著‘北’了,整個盆地已被現代化的鋼筋水泥所代替,往日的野河灘已變成了‘紅色基地’,一座直上藍天的紀念碑樹在開闊的館區中央,紀念館的陳列室,不知從哪里一下子冒出了那么多文物,那些大人物的影像歷歷在目,想起了和我父親一樣的那些小人物,他們雖然卑微,但同樣偉大,只有他們才最貼近歷史,每個卑微人都是有故事的人,歷史不應該忘記他們,在改變中國命運的歷程中,他們一樣很光榮,很值得懷念。
  那個在我印象中像孤廟一般的房子,竟然是‘關中分區’最宏偉的建筑【工字房】,是習仲勛領導大生產的標志。半坡上那一排快被黃土掩埋的窯洞,不但有了門窗而且有了院墻,不知哪一孔是父親曾經‘點燈熬油’的地方,留給我的,就是‘感慨萬千’,過去那個‘石頭橋’,現在叫‘紅軍橋’。河水的下方筑起了壩,有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湖,過去河邊的幾戶村民,已被幾孔賓館式的窯洞代替。馬欄公社也被宏偉的‘干部教育基地’擠到了一個不起眼的夾縫里,在黑牛窩,幾個廢棄的抽油機,孤零零的在述說著‘馬欄’的變遷。
  馬欄過去是陜甘寧邊區的最前沿,現在仍舊擔負著教育國民的重擔,愿通過前輩們的鮮血,能喚醒執政者的‘良知和初心’。
  馬欄農場已更名為馬欄監獄,整個川道依然是郁郁蒼蒼,各個站點已經是高墻電網,犯人們自由自在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再復返,留給我很深印象的重刑犯四合院,已是人去樓空成了遺址,馬欄監獄公路對面的荒坡,已恢復成了【紅二十六軍】的軍部,原來【紅二十六軍】才是這里真正的主人,同車的人調侃;‘中國監獄這么多,真正關進監獄的腐敗分子,不過是’九牛一毛’。老百姓的期望值很高,但依法治國的路還很長,
  星轉斗移,歲月悠悠,馬欄伴隨著我們穿越歷史,革命先輩已告別了這個世界,但他們的一生很光榮,很悲壯。是他們用鮮血和生命為我們奪得了今天有尊嚴,有平等的好生活,而我們這一輩人,又能為我們的下一輩做些什么呢,都自私,懦弱,啥事都想達順風車,我們怎么還能得到后輩人的尊重和敬仰。
  馬欄,這個在共和國版圖上找不到的地名,卻是一個值得讓人銘記的地方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 僅以此文,紀念三線學生赴襄渝鐵路50周年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霍紹武

                  草于2018年5月
3#
發表于 2018-5-28 14:11:45 | 只看該作者
都自私,懦弱,啥事都想搭順風車,我們怎么還能得到后輩人的尊重和敬仰。
4#
發表于 2018-5-28 15:12:34 | 只看該作者
謝謝樓主的文章。
5#
發表于 2018-5-28 16:17:46 | 只看該作者
相信很多同學和我一樣,都很愛看霍書記的文章,樸實無華、貼近生活,真情實感、耐人尋味。

的確在眾多的紀念館陳列室中,那些大人物的影像歷歷在目。但是像我們父輩那樣普普通通的本分敬業的人,他們在我們心中也同樣是不朽的,只有他們才最貼近歷史,每個卑微人都是有故事的人,歷史不應該忘記他們,在改變中國命運的歷程中,他們一樣很光榮,很值得懷念。
6#
發表于 2018-5-28 23:38:49 | 只看該作者
給紹武點一個大贊!
7#
發表于 2018-5-29 13:41:28 | 只看該作者
霍紹武 發表于 2018-5-28 13:23
  旬邑地下也有油,這是讓人想不到的事,我們饒有情趣的參觀了他的油井,其實這所謂的油井,實在是簡陋的 ...

霍書記好文,拜讀了!
8#
 樓主| 發表于 2018-5-30 23:21:57 | 只看該作者
謝謝,刻薄,流水店,學五連,大建,蔣大哥,的欣賞及關注。
9#
發表于 2018-6-6 14:31:09 | 只看該作者
霍書記好文,拜讀了!
給紹武點一個大贊!
10#
發表于 2018-6-7 06:33:08 | 只看該作者
本帖最后由 秋雨瀟瀟 于 2018-6-7 06:35 編輯

拜讀霍書記好文,點贊!滄桑馬欄,如今馬欄監獄已經搬遷到咸陽,馬欄也會像照金一樣,開發資源,發展旅游,成為渭北高原上的一顆明珠!
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新用戶

本版積分規則

不良信息舉報

小黑屋|三線學兵連 ( 陜公網安備61010302000029號,陜ICP備16000828 )

GMT+8, 2019-11-14 18:58 , Processed in 0.024168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3d最新藏机图今天